高度杂食。
不善谈话。
谨慎(最好不要)关注。

主页内容有TR,凹凸。
(文字禁止任何个人转载)
推荐什么都有。
考研期。
不事生产。


欢迎私信/红心/推荐/评论,
欢迎找我玩,
但关注就算了(吃口杂+CP左右不分有时又拆又逆,最近新的兴趣是“嘉→丹”。自助避雷吧)

(以及为我按下的一切红心/推荐追加自语:感谢太太,太太我喜欢您。)

少年

全名:被死亡定格的少年永远鲜衣怒马


CP:雷安

主题【少年鲜衣怒马】 

@雷安jiqing九十分 


“安迷修。”


“……嗯。”


“你——”扎着头巾的少年尾音拖得老长,字母“L”卡住他的喉咙,使他说不出后面的句子。

午后的阳光从少年人的身后照进来,空气里有几粒灰尘在飘,少年人猛然从老式木头书桌上纵身而下——方才少年翘着腿坐在那桌面上。


“安迷修。”


“嗯……”被呼唤的人答应的声音模糊,他的头一点一点,人坐在一张带靠背的藤编靠椅上,眼半阖着,显然此刻正徘徊在睡眠的边缘,“……!嗯、嗯。”

他没有被打搅的不快,他很温和的回应了少...

他非带我去飙车(雷安(无差)/白话讲故事/车3)

昨夜九十分主题:车 的另另一个脑洞。
还是白话讲故事。
比起雷安感觉更像无差……
这个只有开头没想结尾于是不打tag。

安迷修是一个自由车手可他甚至买不起一量车。
他师父安慰他——“车手的灵魂在于驾驭极限速度的技术”——就不要在意座下骑的到底是什么这种事情了……

但是安迷修还是很难不在意自己没有车的这件事。
他攒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钱,手里的积蓄勉强够买一辆二手。
政府二手车交易部门的裁判球分析资料后给他推荐了一辆新登记入库的二手,据这量二手车的等级资料来看,这辆车的前一个主人因为受不了车上的车载AI而选择低价出手。
“他的速度总是一不留神就飙过一百二十迈,
再这样下去驾驶资格都会被他搞得终身吊销的!!!”...

美梦成真(雷安/口语讲故事/车2)

昨天90分主题:车   的另一个脑洞。
CP:雷安
还是白话讲故事。

富有的资产家后代雷狮打算买一辆新车。

X马新上市的最新一款车型吸引了他的注意。

X马汽车展销部门的工作人员身穿得体白色衬衫,长相斯文气质风流。
雷狮少爷从第一眼起就对他颇具好感,这位年轻工作人员对本职的热情与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对产品车辆的爱好使雷狮眼前一亮。
甚至在挑选型号的过程中为安迷修的好恶所影响。

看过各种型号,雷狮最终还是敲定了最能激发安迷修热情的最新型号,工作人员安迷修带他的这位客户去路上试车。

试车公路是自展销厅向东两公里外的一段城郊环路的支路,道路形态丰富且路上车辆行人都少有,非常适宜试车。...

西出阳关

 @雷安jiqing九十分 

主题:车

CP:雷安


“喂——”

“警——官——”

“我们还要开——多——久——”


“安静一点——!”

“这才刚刚开始。”安迷修双手扶着方向盘,他微微皱起眉头,偏过头神情严肃的对副驾驶座上的家伙进行警告。


现在是中午一点二十五分。


二十分钟前警官安迷修驾驶的警车刚刚向着西方驶离城镇。


这辆白底装饰蓝黑条纹的警车沿公路行驶在新墨西哥州午时炽热的阳光下,是漫无边际的黄色荒原中唯一的一个白点,从远处看,宛如一只沿着麦秆往上爬行的孤独的瓢虫。


这辆以七十迈速度行驶的警车里有两...

在迷妹们得尖叫和打call声中朦胧的听完了安哥的语音。
站位忽然从雷安动摇去了无差。
一方面觉得雷总人凶路子野,比较有攻击性和压迫感,但是安哥听起来又正直又不像个敦厚的老实人,有一种自带玫瑰花背景板的大众情人恰好还很能打的印象——就一点也不受。
这个攻受问题真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
两个人谈个恋爱为什么要分攻受呢……毕竟听说上床其实都是0的那个又轻松又比较爽,为了床帷生活的快乐和谐轮流来不是也很和平嘛(唉……不上床的时候不就更没什么分别了吗)
(醒醒把你本来写的也就没什么区别)
唉……可能就、就还是外在看起来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但是tag要怎么打啊)
柠檬妹的前半段听着真是好可爱啊……

 @雷安jiqing九十分 

题目:伞
明与暗两版

整个人沉迷写高数……直到9点看lof九十分题出了才意识到今天周六。

看到题目瞬间脑子里就是雨伞下很适合接吻。

完全不会上色!但还是死鱼乱蹦跶了一下w

一直很怕撞梗于是一直憋着没看主页也没看群,结果好像竟然没太撞哈哈哈哈哈哈

亮的那个背后潦草的一团团是绣球花。

Constant(常数,恒量)

星星永恒吗?
黑洞永恒吗?
宇宙永恒吗?
爱永恒吗?

雷狮在18岁的生日宴会上收到了一台机器人。
这是雷王星三皇子收到的无数礼物当中微不足道的一件,微不足道到他甚至懒得去将包装礼盒上的缎带抽开。

这个刚才成年的年轻人拥有与生俱来的傲慢,生来他注定可以拥有父亲与兄长所有物以外的一切,潜在甚至拥有拥有一切的可能性。过度饱满的富有足以让人目空一切,一切既能轻而易举品尝,于是一切轻而易举乏味。

喧嚣的庆典,世俗的酒会,雷同的恭维,名门淑媛甚至能弄出差不多的脸,盛大焰火与惊险的杂技表演在皇子的眼里都不过如此,雷狮自己都惊讶于自己能坚持到第八次接受不知道是叫琼还是叫苔丝的淑女的觐见。
少年人血管里注定流淌躁动...

蝴蝶梦

@雷安jiqing九十分 

主题:拥抱

CP:【雷安】

生怕截稿前写不完……写的太晚了也没精力捉虫,没润色没精修。(等睡醒弄又怕错过截稿线)

打个OOC警告。


-----------------------------------------------------------------------------


一.做梦


梦里安迷修死了。


雷狮睁开眼,囫囵摸了一把汗,他感觉脸上湿乎乎的不舒服,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

当然是汗,怎么会是眼泪呢,他可是日天日地的雷狮雷大爷。房间光线昏暗看不清楚,只空调机持续运转发出嗡嗡的声音,不知道是窗帘太厚...

刀剑乱舞同人腐向手书,

CP: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広

从二月份做到五月末,等做完这首歌已经很流行了,但是搭配三山食用还是蛮好吃的。

是第一次做手书,有点实验性质,所以请多包涵了。

金鱼女子 [刀婶]

据说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零.


“再过一个时辰,队伍就会回来了。”


“出阵的队伍吗?”


“不,是远征的队伍哦。”


“啪。”


XXXX眨了眨眼睛。薄脆的记忆与命运是被冰冻的肥皂水气泡,啪的一下碎成齑粉。

“抱歉,请问您刚刚在说什么?”


“我是说……”

三日月宗近坐在一旁,眼睛微弯,露出宽和的笑容,“你该准备出阵了。”


“啊……是的、谢谢您。”少女匆匆答话,羞涩的粉红在呼吸间从面颊上浮现又消退,就像涌上白沙滩的、混合着粉红藻类的潮水。

如同曾经发生过千万次一样。说话的空隙里,少女动作熟练的掏出一本册子,以一种身体本...

213会议企划 编号15 代号春雪

虽然我画的大约不像……
但理论上她是一个像兔子一样总是红着眼睛哭唧唧的,非战斗状态胆子很小的小姑娘。

上色好难啊……甚至使人丧失继续画下去的动力。

不过想了想画的丑也没关系。
反正我是只是个打字的(豁然开朗)
(但是大家都很厉害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画画的姿势不对,只要用板子画就会右肩膀好痛……

想着等以后上色上的好一点以后再重画好了(虽然这样想以后可能就再没有未来

恋【光忠X女审神者】

雨宫由衣死于2138年,11月。


那一天的时候,天空中正好开始下薄薄的细雪,是自天气转冷以后的第一场雪,自那之后,时节上就真正开始了冬天。


我参加她的葬礼的时候撑了一把黑色的伞。


------------------------------------------------------


笃笃笃——


她拉开纸门,“抱歉,打搅了。”


“我是新来的审神者。名叫川上优。日后会接替雨宫前辈在这座本丸的工作。请多指教。”


“啊……是的。你好。”背对着门口坐着的是烛台切光忠,他手里拿着正折叠到一半的白纸做的纸鹤。

似乎因为这意料外的闯入,房间内像正在...

雪地公路[三山]

雪地公路

还有十公里,就能走出去了哦。

三日月宗近回头,这么对山姥切国広说——三日月的脸像公路两旁的积雪一样白,泛着淡淡的青色,如同雪地上染着的昏灰暮色。可即使这样,这个人还是这样的好看。

就像生活在雪山里的妖精一样。山姥切国広这样想。

一个小时之前——大约是一个小时,山姥切国広就已经听三日月说过这句话。

这句话已经被说过很多遍。可眼前这个美丽的人,仍然将新的一句说的掷地有声,就好像之前说过话的人并不是他。

不如说,是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仿佛没有存在过——就像凭空多一段,又或少了一段时间。因为这一切一切的时间,怎么看,都看起来没有变化。

雪山,公路,与日暮。没有人烟,也没有尽头...

恋爱问答

无根基关联的不明产物。

动笔的时候是想可以拿去给想写的压切婶相关用,可以做个前序之类的。

不过写着写着就飘了。感觉已经用不了,不过事情总是说不定。

先放着。

-----------------------------------------

我无法停止对他的感情,哪怕这份感情是暴烈的,愚钝的,不健全的。


我见过许多同样爱他的人,她们的爱,我不敢对比,唯恐相形见绌。


我做过我其实并不爱他的设想,我猜想我是不是只是恰好需要一个对象发泄恋爱的愿望,是不是只是我告诉自己“我爱他”所以导致了自我催眠。


爱是什么,是不是只是其实只是种种低概率因素汇集在一起,于是恰好形成的低概率...

她和她与他和他(三)

-にっかり青江x女审神者

-【穿越为人企划】这是滔天的爱意以及全部的神力所引发的奇迹

-练笔向

-前文链接:

她和她与他和他(一)

她和她与他和他(二)

---------------------------------------------

青江整日里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对成绩不甚在意,也没听说他有什么补习要去,他总是出了学校就没有音讯,在学校里也不见他与其他人交集。松子倒是和青江来往,两人混迹在一群临近毕业的三年级生里,倒是也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青江说话依然总是不老实,普普通通的话偏爱说的带有些挑逗的意思,似乎那样才有趣;举止也是,常给人些暧昧不明的信号,但平日里偶尔...

巧克力毒药【刀婶/情人节相关/小狐丸X婶】

-乙女向

-小狐丸X婶

-情人节相关,是个情人节零点因为莫名产生的满是笑点的脑洞,其实适合早上观看,不过我自己写到现在

-可能是我自己笑点不太正常

-其实这是个搞笑小说(…)

-

奈子是在当天凌晨的时候知道今天是情人节的。

比起身为单身收到的伤害,饥饿才实际给她造成了更大的创伤,不仅仅在精神上,甚至还威胁到了肉体上。

巧克力……

啊!巧克力……

义理巧克力,本命巧克力,奶油巧克力,白巧克力,黑巧克力,榛果巧克力,酒心巧克力。

“情人节没有收到巧克力”因为吃不到巧克力这件事让她感到了深深地忧郁。

好饿,好想吃巧克力。

——那干脆来做巧克力吧。

总不能说因为我完全忘记了...

1 / 2

© 银莲耳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