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杂食。
不善谈话。
谨慎(最好不要)关注。

主页内容有TR,凹凸。
(文字禁止任何个人转载)
推荐什么都有。
考研期。
不事生产。


欢迎私信/红心/推荐/评论,
欢迎找我玩,
但关注就算了(吃口杂+CP左右不分有时又拆又逆,最近新的兴趣是“嘉→丹”。自助避雷吧)

(以及为我按下的一切红心/推荐追加自语:感谢太太,太太我喜欢您。)

Constant(常数,恒量)

星星永恒吗?
黑洞永恒吗?
宇宙永恒吗?
爱永恒吗?

雷狮在18岁的生日宴会上收到了一台机器人。
这是雷王星三皇子收到的无数礼物当中微不足道的一件,微不足道到他甚至懒得去将包装礼盒上的缎带抽开。

这个刚才成年的年轻人拥有与生俱来的傲慢,生来他注定可以拥有父亲与兄长所有物以外的一切,潜在甚至拥有拥有一切的可能性。过度饱满的富有足以让人目空一切,一切既能轻而易举品尝,于是一切轻而易举乏味。

喧嚣的庆典,世俗的酒会,雷同的恭维,名门淑媛甚至能弄出差不多的脸,盛大焰火与惊险的杂技表演在皇子的眼里都不过如此,雷狮自己都惊讶于自己能坚持到第八次接受不知道是叫琼还是叫苔丝的淑女的觐见。
少年人血管里注定流淌躁动不安分的血液。雷狮终于从王子的御座上蹿身跃起,企图挣脱这聒噪的华丽人间。
他跑起来真宛如一只刚成年的狮子,兽爪将玻璃酒杯和贵妇人的尖叫一起踩碎。
雷狮从撒了一地的玫瑰花上面踩过去——他只是不耐烦,他觉得有些绊脚。

他独自从露台翻过准备室,“去看看卡米尔吧——‘那个小可怜’”,雷狮想。
这都不过是一出生就决定了的事——无论是“三皇子”,还是“小可怜”。

雷狮转身就进了准备室附属的储藏间,那里是“礼品”的存放地点——他来不及回头再去那大厅的十八层蛋糕上翘下一块了,雷狮没兴趣回座位上去听第九次、第十次邀请又或者是赞美。
雷狮在一堆包装盒之间穿行,粗暴的扯破包装纸和装饰缎带,他行动间踢到了一个盒子,电光刺啦——在雷狮周身炸开。
堪称是古董型号的机器人启动了。(也许赠送人的初衷只是把它作为一件古典的收藏品)
“滴、滴——充电完毕。”
“编号六五五三五,型号:骑士,初始化启动完毕。”
“使用者信息扫描完毕……”
“我发誓善待……”
雷狮嘭的又一脚踹过去。
……
“骑士安迷修,宣誓为您效忠。”
棕发的机器人朝着“他的领主”单膝下跪。

——————————————

我是一个机器人,我理论上不会病老无从死亡,我将一切信号记录在我头脑的芯片里,只要不遭遇损坏,我必将永不遗忘。

只要是你愿望,我可以成为一个永恒不变的常量。

钢铁也许会腐朽,表面都可能覆盖上尘埃,也许来日我将在宇宙中永远漂泊游荡,但只要不再和某一粒尘埃或者碎片相撞——那么无论是遭遇引力的挤压又或者是热力的融化,我将依旧存在,甚至成为某颗星星的一部分——那样,我发出的光亮将经过千百万光年的流浪,再一次抵达你的身前,并穿过你的瞳孔和你相见。

不,你必须学会等待。
既然你这样的喜欢,喜欢的东西值得被等待。

“……
我发誓真诚的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对你至死不渝。”

你居然想跟我走?
从明天起我再不是“皇子”,今后我将成为最杰出的海盗,骑士要对海盗宣誓忠诚吗?不拘一格的笑话——海盗不需要骑士的忠诚。
你能有什么用?
我将去航海,而你只是一堆会生锈的钢铁,你要去作我船头的人形雕塑吗,噢——“飞翔的机器人号”。

机器人也会死吗?
雷狮问安迷修,他有意挑衅,所以表情自然的显的轻蔑,轻蔑的笑容和一切离别都从不相称。
你是一个机器人,可连机器都不能永恒。

挖走我的芯片吧,把它装在一台新的机器上,当我再一次启动,我将再一次为你效忠。

可你本来就是一台“旧•古•董”了——

——————————————

我是你坚定的敌人,忠实的朋友,我喜欢你,即使我即将就此死去。

——————————

琢磨了半天,脑海里的东西转瞬即逝,要点都想好了,但我死掉的文艺细胞还是无法把语言依照符合理想的构架组织起来,凑合先这样吧。睡醒了再考虑怎么写或者写不写。
好想吃糖啊。

评论
热度 ( 5 )

© 银莲耳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