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杂食。
不善谈话。
谨慎(最好不要)关注。

主页内容有TR,凹凸。
(文字禁止任何个人转载)
推荐什么都有。
考研期。
不事生产。


欢迎私信/红心/推荐/评论,
欢迎找我玩,
但关注就算了(吃口杂+CP左右不分有时又拆又逆,最近新的兴趣是“嘉→丹”。自助避雷吧)

(以及为我按下的一切红心/推荐追加自语:感谢太太,太太我喜欢您。)

西出阳关

 @雷安jiqing九十分 

主题:车

CP:雷安


“喂——”

“警——官——”

“我们还要开——多——久——”


“安静一点——!”

“这才刚刚开始。”安迷修双手扶着方向盘,他微微皱起眉头,偏过头神情严肃的对副驾驶座上的家伙进行警告。






现在是中午一点二十五分。


二十分钟前警官安迷修驾驶的警车刚刚向着西方驶离城镇。






这辆白底装饰蓝黑条纹的警车沿公路行驶在新墨西哥州午时炽热的阳光下,是漫无边际的黄色荒原中唯一的一个白点,从远处看,宛如一只沿着麦秆往上爬行的孤独的瓢虫。


这辆以七十迈速度行驶的警车里有两个人。

安迷修是一个,另一个是他此行运载的目标:

他是一个通缉犯。


“雷狮海盗团”的头目,涉嫌参与暴力活动、蓄意袭击政府工作人员以及破坏公共设施等多项指控,不久前在一起街头爆炸案中因左手受伤而意外被捕。

他是一个有着明亮紫色眼睛的年轻人,一头短发蓝的发黑,发质和脾气一样硬,头上扎着也一根长长的头巾,头发会在头巾束缚下朝天翘起——而不是软趴趴的耷拉下来。他的名字叫雷狮。


安迷修受带他的师父的命令,负责押送这个年轻的犯人去往D州服刑。






“喂……”


“安……安什么来着……”


“警——官……”


“安迷修。”


“噯……”雷狮突然咧开嘴笑了,“安·迷·修·警官——”

雷狮半侧身子倚在车门上,右臂隔在窗沿上,他的手肘支出窗外。

雷狮的右手被手铐拷在车门上方的把手上——这使的他不得不有些别扭。

“我们还要沿这条公路开多久?”


雷狮眯缝着眼睛盯住驾驶座上穿淡蓝色制服的棕发青年瞧,懒洋洋的,嘴角总像带着点傲慢的笑。

烈日下封闭的车内空调难起作用,但只一边的车窗摇到了底。打开的车窗带来野性干燥的气流,把雷狮的头带都卷出窗外,像在车上挂了白色的旗。

安迷修不理他,神色不变,连目光都不发生转移。

雷狮舔了舔自己因空气而干燥的嘴唇。


“警官你无聊吗——”


除了风灌进车里呼啦呼啦的声音,载着两个人类生命体,但全车只有一个车载广播一直响个不停:

“……东部地区有云,西北部地区预计晴朗,温度32°,阳光普照,是个晴朗日子,祝您出行顺……”


“警官你无聊吗——”

“警官广播换个台好吗——”

“警——”


“我说。”安迷修被身边青年人的声音吵的不行,青年人聒噪的声音像带了刺,也许是除了尖锐部分表面都十分光滑的倒勾状的词。

他的声音让他很难专心。


“……安静一点。”


“警官——”


“~还要开多久?”

安迷修为雷狮的坚持不懈(死缠烂打)叹一口气。


“还有很久。”

“我们从中午休息的城市离开才刚刚一个小时。”

“过高速不符合安全驾驶,今天晚上我们会在中途的一个小镇休息。”


旷野中的公路前前后后都杳无人烟,连过路的动物也没有,只一条笔直的公路直直消失在天际的尽头,日光照射下滚烫的空气径自造成景象呈波浪形分层。

安迷修的手很稳,他只分出一点余光给前面,而偏过头,郑重直视雷狮的双眼。


“从出发到真正抵达需要三天。”

“不过这中途我希望你不要有任何其他的企图。”

“我是不会让你反抗或者逃走的,恶党。”最后两个字掷地有声。


雷狮看着安迷修一双湖水浸透般的翡翠色的眼睛,他想,那里面大概盛了绿洲。


“警官。”要说的话在嘴里打了一个转,雷狮的话出口后就变了。

“你在跟人说话的时候,都这样认真注视别人的眼睛吗?”


“什么?”安迷修在刚刚把头转回去了,他要确认汽车行驶的方向没有什么偏斜,那双翠色的眼睛再转过来的时候染上了迷茫的色彩。

”……XX州之声为您播报……一路平安……“

车载广播还在响。

可能是信号有点不好,也可能是因为车的型号老旧,广播总掺杂有电流的杂音。


“呿……”雷狮突然一声笑出来,他想叫这个年轻警员的名字,但是张口却又一次想不起来,“安……”

“安迷修—”


“安迷修你这样一定很讨女孩子的喜欢。”

“……”

“……你应该叫我‘警官’。”


“是——是——安迷修……”雷狮轻易的被安迷修皱眉的神情取悦,于是他将他的名字在舌尖上转了个圈,他看他的神情又更严肃一点,他的目的达到了——“……警官。”




------------------------------------------






漫长无聊的公路旅程中安迷修在雷狮的引逗下两人聊起了天。

在第一夜歇脚的小镇上,为了避免罪犯逃脱,安迷修用手铐把雷狮拷在自己手上,两人共睡一张床。在睡觉的过程中雷狮不安分的压倒安迷修,用牙扯开了安迷修的领带和衬衫领口、并在锁骨上啃了一口,但由于左手还打着着爆炸案留下的石膏,雷狮未能更进一步就挨上安迷修一记老拳。

雷狮坐在床另一侧嘲笑安迷修明明已起了反应,坦言自己对他有性趣,说抵达D洲之后自己将将后半生监禁于狱中而安迷修会返回A城两人日后再不会相见,为什么不来一夜露水姻缘。

安迷修绷着脸拒绝雷狮,但是内心对雷狮的态度已经有了些微软化。


第二天上路,路上安迷修劝说说雷狮入狱后积极配合服刑以争取减刑,并承诺会上报爆炸案中雷狮为保护市民所做的贡献,以为雷狮缩短刑期,雷狮自嘲说即使那样等释放时也人过中年,那样的人生毫无意义,之后又同安迷修讲述了一个虚构的悲惨童年,并提及自己有一个久不见面年迈祖母,向安迷修乞求想要至少在入狱前去和祖母见一面,哪怕是去墓碑前看一眼也好。

安迷修最终不忍,同意绕一小段路顺路实现雷狮的心愿。

在开往“祖母家”的路途中两人意外遭遇杀人犯,杀人犯试图劝说雷狮和自己合伙,干掉警员借车逃亡,雷狮答应下来,待安迷修被制服后反水杀死路人杀人犯。

雷狮左手的假包扎被拆开,他的左手实际早已康复,他将安迷修拷在副驾驶,自己坐上驾驶位开往“奶奶的房子”。


安迷修苏醒以后因为被欺骗而愤怒不已,而雷狮却同时对他表白,说祖母是假的但自己有一个真的弟弟,就在那所房子里。并说自己本身就四海为家没有可回去的地方,这次再逃走也不需要有处可去、去哪里都可以,戏言劝说安迷修陪自己亡命天涯做一对亡命鸳鸯。

安迷修动容之余义正言辞的进行了拒绝。

并在之后旅途中对雷狮进行了一系列劝说教育,告诉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最终会无处可涛,并答应如果雷狮此次放弃逃逸,自己可以勉为其难当做这一切都没发生。

雷狮不耐烦被教育时就同安迷修接吻。

然后被咬出血。


安迷修遭雷狮胁迫逃亡,两人逃亡途中发现沿途盘查越来越严格,安迷修笃定雷狮最终会被抓捕,仍抱最后的希望劝说雷狮自首,并答应如果雷狮自首除减刑外自己也会常去探望他。

第四日夜里雷狮态度终于发生了软化,但告诉安迷修自己“很迷茫需要考虑”想等天亮后再答复他,安迷修甚是欣慰,气氛正好于是半推半就答应了雷狮的求欢。


第五日早晨雷狮表示愿意自首,答应只要去房子那边隔着花园确认弟弟都好,之后就去当地警察局自首,为式诚意自己带上手铐并让安迷修开车。

安迷修十分感动,于是载雷狮抵达目标地点,并打算陪同雷狮一起去看弟弟。

一下车安迷修却发现这个街区已然被埋伏警方包围,愕然同时回身想去看另一边雷狮的情况却发现雷狮已然消失。

同时目标建筑突然发生剧烈爆炸。

原来是雷狮海盗团其他成员早已在此地埋伏等候多时,包括向警方通风报信引导警方包围此处也是他们的杰作。

和接应警员沟通之后安迷修才得知外界一值都以为自己遭到雷狮劫持,神似恍惚回到落脚地休息的安迷修在衬衫的内袋里摸出一张卡片。

是雷狮写下的留言:

“我会想你的,期待下次再见~”


警员安迷修从此一心以抓捕通缉犯雷狮为己任。

誓不罢休。






---------------------------------------------

没时间了于是后半段直接口语讲故事。

因为日常没什么余裕,所以后半部分的故事应该也不会正式写一篇……


读书少,写不好。

“车”这个主题其实很想写成一个公路片感觉的故事。描写不出来的感觉太难受了。

不知道这种讲故事形式的投稿能不能行……


评论 ( 6 )
热度 ( 83 )

© 银莲耳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