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杂食。
不善谈话。
谨慎(最好不要)关注。

主页内容有TR,凹凸。
(文字禁止任何个人转载)
推荐什么都有。
考研期。
不事生产。


欢迎私信/红心/推荐/评论,
欢迎找我玩,
但关注就算了(吃口杂+CP左右不分有时又拆又逆,最近新的兴趣是“嘉→丹”。自助避雷吧)

(以及为我按下的一切红心/推荐追加自语:感谢太太,太太我喜欢您。)

今天的牙神经痛【R15

-烛台切光忠X你

-乙女向

-毫无营养的纯粹工口妄想,点到为止,【没有剧情!】【自主避雷!】【自主避雷!!】

-基于两人已经是恋人的基础上,所以肯定有ooc

-我就是试着写写看……然后感受到了词汇的贫乏

-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删了

---------------------------------------

今天的牙神经痛

你感到牙疼。

你去看了医生,但那也无济于事。酸楚的感受混杂着一点点的钝痛,像埋藏在深处的瘙痒,总叫你想伸手碰一碰它。

“疼”你鼓着腮帮子,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然而他不理会你。但你被牙疼的酸楚纠缠,不能安定,于是不屈不挠。

“疼——!”

他仍专注于他的工作没有抬头,仍凭你在他身旁的床褥上打滚。他只多分出一只手拍拍你的发顶,似乎是想叫你听话。

但你不满足这样敷衍的安慰。

唔。

你干脆整个凑到他面前去,故意搅乱他正在做的事情。

你故意拿走了他的笔,你坐在他书写的桌面上。他害怕会伤到你,只好用他金色的眼睛看着你。

[下去,乖……]

你看懂了他眼里的意思。你看到了他眼中缱倦的温柔,就好像金黄的蜂蜜。你也感受得到他气息里按捺下去的不耐,但你就是看他拿你没有办法的模样高兴。因为你实在被口腔深处的疼痛纠缠的坐立不安。

所以你就是不遂他的意愿,你带着小小的娇气与被爱而生出的任性,直直回视过去。

[不——要——]

你如迷信般的相信他必有能治愈你的良方,所以你纠缠着他,就如同牙痛纠缠着你。

“疼——”你不甘心的,想要抒发你被牙疼纠缠的酸辛。

他突然就吻住了你。

你呼吸一窒。牙根深处的疼痛都仿佛和呼吸一起暂停了,只留下酸酸麻麻的一点痒。痒痒的感觉一跳一跳,像血管的张弛一样一跳一跳,像心脏的收缩一样一跳一跳,一跳一跳。

酸痒的感觉让你想要咽口水。

你立即反应过来想要推开他,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臂已经缠住了你,小小力量的你在他的面前如同稚鸡。

他沾上你唇的动作很轻,但后续亲吻的动作却稳健而富于倾略性。

他没留下给你吸气和咽口水的余地。

他温柔的吮吸你的嘴唇,如同吮吸一片浸泡蜜糖的花瓣。他的舌尖描摹你的唇形,然后从你试图换气而张开的双唇间钻进去,入侵你柔软的口腔内里。

他的舌头在你的口腔里,如同皇帝在自己的土地上逡巡。它轻轻刮过你的上颚,熟门熟路的驯服了你想到反抗的舌头。你分身乏术,轻易在他的迅猛之势前溃不成军,但他却根本不耀武扬威,毫不恋战,转身突袭真正的目的地。

他的入侵带来了短暂清凉的、流动的空气,这空气掠过你的后槽牙,带给你冰块与薄荷味的刺激,这逗弄轻佻的挑起你牙龈深处的痒与酸,而细细的痛的反应,又让你瞳孔收缩、猛然一激灵。

你感到他的舌头黏腻的捋过你的牙齿。

你仿佛意识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但你根本阻止不了他。你的嘴被强硬的打开,你的上下牙骨无法闭合,你只好被动的在他面前展示你自己。

你感觉到他的舌尖从你病的那颗牙上面扫过去,这细微的接触也刺激到你的神经,让你打哆嗦,你本能的想要逃脱这危险的境地。

[……别……唔!]

你同时矛盾的感到亢奋与畏惧,你试图扭动挣扎以图喘息,但这只让他的手臂将你越箍越紧。你只能扬起你头,舒展你的脖颈,使身体向后弯曲,以至变成一条优美的弓的弧形,足以贴合他的身形。

你轻易的就被他打乱了阵脚。紧张使你慌乱,你的精神高度绷紧,所以他的每一点细微触碰都带给你强烈的刺激。你的舌头胡乱的搅动,似乎想要阻止他,然而无济于事。

你的挣扎反而暴露了讯息,叫他找到了侵略的目的地。

他温柔的舔过你苦楚的源头,里里外外,强势又细腻。

酸楚与细小疼痛的折磨促使你变得激进。你试图同样的吮吸他,将你的舌头也探入他的口腔里。但是口腔深处牙齿的酸痛就好像痛在你的脑子里,它不断拨动着你的神经,叫你失去力气,叫你的舌头也想要像身体一样蜷缩起。

你的大脑此刻仿佛被劈成了两半,一半是病牙来带的钝痛与酸楚,另一半是他的吮吻给你带来的窒息。

你也不知道你的颤栗是疼痛造成的,还是兴奋造成的,或许是兴奋出生在你的疼痛里,它们使你的肾上腺素含量升高,它们彼此交织融为一体。

他似乎是故意不放过你。他在你那颗病牙周围不断变换角度,拨、舔、挑、顶。

[唔嗯——……是这里?]

[……还是这里?]

[又或者……是这里……?]

你的脑子嗡嗡作响,你只能闭上眼睛。黑暗里,你的身心全都牵系上了那一点,仿佛你要为那一点的疼痛而颤栗,为那一点的痒而尖叫,为那一点的安稳而睡去。

你只能做出些徒劳而无意义的反应。因为他的逗弄而一会儿安稳,一会儿更不安稳。

因为酸痛而生出的津液,都因为你昂头的姿势积蓄,几乎要呛到你的喉管里。

你几乎无法自制的剧烈喘息。

你像一个溺水者,想要汲取多一点氧气。

啊……唔……

你不禁流出了生理的泪水。你只能抓着他的衣襟,给出一点含糊不明的反应,如同一只讨饶的猫咪。

[……好了,乖?]

[唔……嗯……]

他终于放过了你。

你像一尾脱水的鱼一样大口喘气。你口腔深处的牙痛仍在作弄着你的神经,但你已经给不出什么反应,你甚至失去了再去舔一下的精力。

你只能感到他将你轻柔的抱起来,放在了一旁的被褥里。

你终于可以睡去,在一片蜂蜜样的金色里。

评论 ( 5 )
热度 ( 41 )

© 银莲耳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