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杂食。
不善谈话。
谨慎(最好不要)关注。

主页内容有TR,凹凸。
(文字禁止任何个人转载)
推荐什么都有。
考研期。
不事生产。


欢迎私信/红心/推荐/评论,
欢迎找我玩,
但关注就算了(吃口杂+CP左右不分有时又拆又逆,最近新的兴趣是“嘉→丹”。自助避雷吧)

(以及为我按下的一切红心/推荐追加自语:感谢太太,太太我喜欢您。)

巧克力毒药【刀婶/情人节相关/小狐丸X婶】

-乙女向

-小狐丸X婶

-情人节相关,是个情人节零点因为莫名产生的满是笑点的脑洞,其实适合早上观看,不过我自己写到现在

-可能是我自己笑点不太正常

-其实这是个搞笑小说(…)


-

奈子是在当天凌晨的时候知道今天是情人节的。

比起身为单身收到的伤害,饥饿才实际给她造成了更大的创伤,不仅仅在精神上,甚至还威胁到了肉体上。

巧克力……

啊!巧克力……

义理巧克力,本命巧克力,奶油巧克力,白巧克力,黑巧克力,榛果巧克力,酒心巧克力。

“情人节没有收到巧克力”因为吃不到巧克力这件事让她感到了深深地忧郁。

好饿,好想吃巧克力。

——那干脆来做巧克力吧。

总不能说因为我完全忘记了所以连义理巧克力都没做这件事,就好像完全失去了女性应有的情怀一样要让人诟病——虽然于奈子而言完全感觉不到羞耻。

——正好也给大家做义理巧克力,虽然都不是人,但节日的气氛也是值得体验的经历♪

——要让刀们也一同分享人类节日的巧克力的甜美才是!

——巧克力~巧克力~情人节的巧克力~甜美的巧克力♪

现在已经是凌晨零点二十分,已经没有商店可以买到新鲜的巧克力原材料。

奈子找了厨房,好在厨房里还有鲜奶和奶油,坚果有当零食储备的夏威夷果。

所以奈子回了现世,在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里买到了现成的巧克力,虽然口味不太好,但回去可以稍微加工一下,诚意稍有一点总比没有好。

凌晨的大街上意外的冷清,大概是今天要出门的情侣都还窝在家里面——无论是抱着手机发短讯还是提早入梦好能白天有光鲜得脸色出门,总之现在都不会在外头。

呼……真冷啊。

在冬夜的寒意里打了个哆嗦,奈子对味道甜美高热量的巧克力的渴求又更上了一层楼。

哗——

哐——噹……

奈子领着购物袋回到本丸,一推开门就被里面哐噹的声音吓了一跳。奈子还没反应过来,就眼前一黑,迎面陷入了一个肌肉系的怀抱。

“唔呜呜呜!?”

“你去哪了?!”

奈子手忙脚乱的挣脱出来,也顾不上什么少女的羞耻心。要不是分辨出了声音,黑灯瞎火的,奈子还以为自己被什么不明生物袭击。

“呼……是小狐丸桑啊,吓我一跳”

“您哪里去了……半夜醒来看到您不见了我可吓了一跳”

“请不要独身一人夜晚出去了。”

“要是需要的话也请带上我一起。”

小狐丸看上去是真的十分担心,往常白日里会十分注意的毛发此刻也都是乱遭遭的揽在身后,还维持着他去就寝时被编起来的样子——是奈子给他编起来的,为了第二天起来头发更好梳理一些。

奈子看小狐丸一手抵着额头松下一口气,她也生出了点愧疚的意思,不好意思再编造搪塞的借口。

“我去买东西了”奈子举起了手里的购物袋给小狐丸看“是去现世了,就算要叫上你一起大约会很麻烦……”

“……而且你不是都去睡觉了吗?怎么好又突然把你叫起来……只是买点东西而已,很快就回来了。”

“可是啊,主人你可是女性啊,在夜晚这种时候孤身外出,我怎么能放心。”小狐丸习惯性的抓抓头发,他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如何向奈子说教——说教总感觉是长谷部比较擅长的事。

而且因为奈子摆出了一脸“我错了你说的都对的架势”,小狐丸很快也找不到什么地方可以较劲了,他语气很快和缓下来。

“而且……是什么紧急的东西需要您这个时辰去买。”

“巧克力。”

“今天是‘情人节’,可是现世考验女性心灵手巧的重要日子!”奈子一本正经的说,虽然她自知是在胡说八道,但为了快速带过话题不被追究,她还是摆出了非常陈恳的脸。“是身为女性证明自身烹调素质的重大节日啊!”

“就是因为很重要!很紧急!所以才要连夜去买,要是白天才来临阵磨枪那可就来不及了!神明会认为这是没有诚心的。”

总不能承认是因为自己想吃巧克力了。奈子知道对方肯定不会赞同自己的这种行为。

“……情人节?”小狐丸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节日,而且“情人”为什么会和烹调扯上关系,他用狐疑的目光打量了奈子。

“是的!是情人节!”

“听上去不应该是关于恋人的节日吗?”

“确实是和恋人有关系的没错了!”收到对方怀疑的目光,奈子有点不高兴——为什么要这么在意“情人”这个词,她感觉自己无形中被戳中了痛脚。虽然自己一直是无人问津没错,但是奈子以为小狐丸肯定不会在意这一点的。

大家都是没有恋人没有结婚没有男女朋友的单身刀审,为什么不能放下成见一起欢度一个充满巧克力的甜美节日呢!就算是义理巧克力也是好吃的巧克力呀!

“最初的由来是因为在西方,有一对情侣一起死在了今天,为了纪念他们,所以有了这个纪念恋情的节日……”

“……不过流传到我们那里,就已经演变成了‘赠送巧克力’的节日了!”

“直接送商店里能买到的成品巧克力可是很随便的行为,自己制作才是心灵手巧的女性应该做的事!”

“嘛……”小狐丸啧了一下嘴,“我大概明白了。”

“总之是要做巧克力是吧……?”

“是!”对于对方总算找到了重点是“巧克力”而不是“情人节”巧克力,奈子总算感到了满意。

“那就请让我同您一起吧。”小狐丸一锤定音。

“我也会有吗?”

“主人会给我什么巧克力呢?”

“啊不……”奈子想阻止小狐丸。因为要是一起做的话,奈子就不好意思给自己开小灶做巧克力,那样的话做巧克力的初衷就“本末倒置”了……“啊啾——!”

奈子打了个喷嚏。

“着凉了?夜晚可是容易受寒的时候,所以说下次要让我同你一起去……”
小狐丸边说着,把奈子整个人搂进自己怀里,仿佛要借此来吧奈子捂暖和,他的脑袋则搁在奈子的肩膀上。
“冬季狐狸的皮毛可是很暖和的……”

奈子燃烧成了冬日的一团火焰。

……

因为小狐丸坚持要来厨房帮奈子的忙,奈子试图用“本命巧克力怎么可以假借人手”的借口做推脱——导致不得已又给小狐丸解释了巧克力的本命巧克力和义理巧克力的区别。

然后这并没有什么用,小狐丸听完解释反而收到了反问“……您是要做本命巧克力吗?”

“是是是……”奈子敷衍的应过去,她怕小狐丸要是问起本命巧克力要送给谁自己要答不上来。可是小狐丸这是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到底没有问她。
奈子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头说不清道不明的,也没由来生出一股遗憾。

小狐丸对于要帮忙一起做这一点意外的非常坚持。“太晚了。其他的巧克力,就让我来帮你吧。”

“快一点做完,您要早点去休息。”

“不然的话,我也会在外面等您,不亲眼见到您就寝小狐我可不敢放心。”

奈子自知理亏于是也不说话了。毕竟前面大半得得据理力争都是胡诌,这个奈子自己知道。

那给自己的特别的一份只好先收起来,回头再偷偷拿去吃掉。

最后奈子的情人节凌晨时分,变成了和小狐丸两人一起在厨房里赶制巧克力。

奈子把给自己那份分了一个小锅在煮,在里面加了多多的奶油和适量的糖。其他的巧克力则交给小狐丸都切碎,好方便一会儿巧克力能更快的融化。



小狐丸看着奈子煮巧克力的身影——“本命巧克力”主人是要送给谁呢。

是本丸里的谁吗……还是现世之人?狭长的眼中晦暗不明。


“小狐丸,三日月喜欢甜一点还是苦一点?”

……是要给宗近?小狐丸想起平日里奈子常称赞宗近的美丽,三人也曾一起去赏花。

若是宗近的话也确实不难理解……但小狐丸心头还是泛上了一点苦涩。

“……甜吧。”

“石切丸呢?”

石切丸也不是没有可能,他是一小队队长,比自己先到本丸,主人的许多刀都是由他带回来,主人也很信任他,即使是现在,每月主人陷入烦恼之时,她仍会去寻石切丸倾诉。

小狐丸沉默的看着奈子的背影。

“大概是苦吧。”




大家同是钢铁铸造的器物,都为主人所驱使,像人效命,有可靠的同僚应当是值得喝酒庆祝的好事,但不仅感受不到欢欣,反而生出悲切的心情。

这便是因为生出了对她的非分之想,而要遭受的天罚吧。

……

“给烛台切的就做甜一点吧。”

“莺丸的话也做甜一点的,可以配茶。”

“次郎的就包成酒心的好了。”

“短刀们的都多加牛奶,也做甜一点。”

……

奈子还在那边碎碎念,煮开的巧克力和牛奶散发好闻的温柔香味,抚平了她的内心,她也感到嘴里的唾液分泌更汹汹了一些,想到一会儿就可以吃到想吃的巧克力,她欢快的哼起了小调。

“啊!原来这里还有一些草莓,……可以包在巧克力里做给一期。噗嗤——”

奈子把小锅里的巧克力拿出来凝固,然后把切碎的巧克力都放到锅里隔水加热,她嘱咐小狐丸帮她看着火,自己则继续去柜子里找可以用的食材。

在柜子里面她还找到了一小碟油豆腐。

自己的巧克力马上就能吃到,但小狐丸却是平白无故被弄起来陪自己折腾,出于对人歉疚的心情,奈子讨好的将这碟油豆腐端到了小狐丸面前。

“抱歉哦……弄得你也没睡。”

“嘛……”小狐丸低头看着奈子讨巧的笑脸,他知道奈子每次心中有愧的时候总是会这么笑,但他不打算戳穿她。

小狐丸只是接过油豆腐的碟子,然后咧开了嘴角,抬手揉乱了奈子的头发。

奈子把本丸里所有人的口味都数了一遍,唯独没有自己。小狐丸不想去深究其原因,也许只是不小心忘记了。他不愿意再去往深处思索,仿佛是有一种预感,那个答案自己不会想知道。

他也不打算将自己此刻的这份心情告诉奈子。

在此之前,小狐丸从未感到过有什么事情是非说不可,又什么事情是非不得说。

可现在这些事情都一起从奈子这里体会到了。

世间事物轮回流转,万物终有尽头之时,本不应该有什么放不下的。可这样的信念在遇到奈子之后倒像是一语成谶。

审神者也是人类,寿命只有那么短暂的年岁,可就是这样、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反而更会让人着迷。

小狐丸心不在焉的把油豆腐放进嘴里,是奇怪的苦涩的味道。




后面给巧克力调味的部分奈子必须自己来,所以小狐丸便站在一旁抱臂看着她忙。那小锅特别的巧克力就被放在一旁的台子上。小狐丸状似不经意的的走过去,里面色泽漂亮的巧克力静静的待在那里,散发出好闻的甜味。

少女喜欢的感情也是这样的气味吗?小狐丸不知道。

出于某种不明的冲动,小狐丸伸出手从还未凝结的巧克力里沾了一点。

巧克力的味道带有一点本身的苦,更多的则是牛奶醇厚的味道和恰到好处的甜味。是很浓郁的香甜的味道,应该是奈子会喜欢的口味。

小狐丸用手指擦擦自己的嘴角,他嘴里生出一点腻味,他别开眼,不再去看那一锅逐渐凝固的巧克力。

看来奈子真的很喜欢“他”。小狐丸回味着巧克力在口腔里留下的最后一点味道,甜美的味道萦绕在舌尖,因为喜欢,所以会想送给人最好的,奈子大概也是这样想的吧,所以即使是半夜三更也一定要出去买材料。


奈子心情很好。

小狐丸就这样就这样看着奈子,仿佛天亮之后就将送她离开,并且她再也不会回来。

有什么东西在微妙的变化,就像渐渐凝固的巧克力。

把它吃掉的话会怎么样?把这份巧克力吃掉。

小狐丸又低下头。

这份巧克力是奈子喜欢的味道,但小狐丸对这种口味不大感冒,但是既然是奈子灌注心意做出来的巧克力……

小狐丸觉得自己一定是着了魔。被黑夜里隐藏的魔魅侵染了把,一定是那样。鬼使神差般的,小狐丸又挖了一块半凝固的巧克力放进嘴里。

是甜美醇厚的味道,奈子应该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喜欢着“他”的吧……


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也许是泄愤的心情?似乎也不是。没有了巧克力,也不可能斩断奈子对于“巧克力君”的感情,自己现在在做的行为很幼稚。小狐丸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赌气般的要这么做。

把这份巧克力全都吃掉。

全都吃掉。

吃掉。

姑且是……包含了主人心意的巧克力啊。

是假意也好,怎么样也好,哪怕……不是给自己的。怎么样都好。

得不到她的心,抢走一份巧克力,这可不过分吧。

一次吃了太多巧克力,巧克力腻味的感觉让小狐丸反胃,但他看着已经空了的锅子,小狐丸扬起了一个带有野兽气息的笑容。




“小狐丸来帮我……”那边奈子巧克力差不多做好了,她回头,但是在原本的地方没有看到小狐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狐丸跑到了另一边。

从一开头奈子其实就觉得今晚小狐丸有点不对劲,但她以为是因为太晚了的缘故,而且之前一直也是自己理亏,她也顾不上考虑那么多,但现在看到小狐丸靠在那边的台子上,低着头,头发掉下来他也不管,寻常绝不对是这个样子,奈子有点担心。

“怎么……”

“啊!”奈子发出了一声惊叫,她看到原本装待凝固的巧克力的锅子已经空了,而小狐丸的嘴角还沾着巧克力。

奈子吓了一跳。她想起了前一天与友人在聊天室大家开的玩笑:

“明天是情人节了,可千万不要给小狐丸吃巧克力呀!”

“小狐丸是狐狸吧?狐狸是犬科,给狗狗吃巧克力的话会中毒的。”

当时仿佛为了佐证那番话的真实性,聊天室里还有人贴了别处转载的科普文章……

“……猫狗的饲主为了逗爱宠开心,喜欢将一些人吃的食物喂它……岂不知因此而害了它们,因为巧克力食品中的可可碱与咖啡因对宠物有毒性……可能会有头晕、呕吐等症状……剂量大的可能会导致暴毙……”

结论:巧克力对犬科生物有毒。

原本大家是都随意的说的,大家与本丸的大家相识最长也不过一周年,“过情人节”普遍都是没有过的经历。奈子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所以没有算上给小狐丸的份。

毕竟真正要做巧克力都是临时起意的事情。

现在看小狐丸脸色不好,又见他把那不小的一份巧克力全一口气吃了,奈子吓到了,不会是真的巧克力中毒吧!



也许是巧克力的缘故,小狐丸一直有一种腻味的感觉,那种惴惴的反胃感过来一会儿,没有压下去,反而有愈演愈烈的征兆。

他还没来得及分辨奈子见到自己吃光巧克力以后惨白的脸色,一种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就迫使他扑到水池边吐了起来。

“呕……”

奈子看到小狐丸突然吐了出来,她脸色变得更糟糕了,她衡量了一下自己那一小锅煮的巧克力的量,心下惴惴,她哆嗦着嘴唇“小、小狐丸……你还好吗?”

奈子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她原本是想要生气的,因为自己这夜费老大劲就是为了吃上一口想吃的巧克力,但现在小狐丸这个样子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关于小狐丸到底能不能吃巧克力奈子现在也来不及分辨真假,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不良反应了,奈子只能祈求神佛小狐丸他吃的量千万不要过量才好。


小狐丸吐完,一撇就看到奈子脸上的生无可恋,他心更沉了沉。

只是巧克力而已……就这样了吗?

他是想要把自己此刻的不满发泄出来的,可他看到奈子的脸他又做不出什么反应了。

那有什么用?是啊……那有什么用……

风水万物轮流转。

小狐丸干脆不再去看奈子了。


“对不起、对不起……”奈子看小狐丸垂着脸,一脸脸色不好的样子都快要哭出来了“对不起……我应该告诉你的,关于你不能吃巧克力、吃了可能会死的事……”

奈子越说越觉得悲从中起,眼泪就真的掉下来了。

眼泪自掉下第一滴开始就再停不下来,小狐丸又一直垂着脸不给自己反应,大概是很难受吧……奈子忽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养过的一只小狗的事,那事情发生的太早了,奈子也不记得那小狗到底是怎么死的,只能隐隐约约的回忆起那时候的难过。

“我……我本来昨天就知道的……只是我没敢信,觉、觉得怎么会中毒呢……?”

才一会儿奈子就抱着小狐丸哭的满脸眼泪。

“……怎么会呢?”



小狐丸原本只是有点反胃,见到奈子哭成这样他也愣了一下,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和吃到“巧克力”这种新鲜的东西,还不知道原来这是“有毒的”。

胃部还有翻搅的不适感存在,但就这样突然从主人嘴里听到自己要“死”了这件事,小狐丸还是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人的身体,死亡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小狐丸想起自己以前一直说的大家都是铁的事,“万物终有破碎时”自己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吧……但到了此刻濒临的情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说出一样的话。

无需介怀吗……?无需介怀啊……

其实还是想你能因为我的死而哭泣的啊……

希望能给你短暂的生命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小狐丸最后深沉的看了奈子一眼,可说出口的话依然是“万物终有破碎之日…还请无需介……”

“呕……”胃里翻腾的感觉又涌上来。

奈子一边哭着一边给小狐丸拍背,反复重复着对不起。

“可不要道歉啊……”小狐丸随意一抹嘴,翻过身来,把哭的开始有点打嗝的奈子抱紧怀里,两人顺着台子一起滑下来,小狐丸背靠着台子而奈子则坐在他怀里。“本就是我擅自的决定。”

“小狐我啊……这次真是着了魔了。”他向奈子露出了一个往日常有的,露出两颗虎牙的笑。

奈子也顾不上一样同对方说“好想摸摸你的虎牙”了,这种时候还笑什么笑,赶快、赶快……能赶快怎么样?吐出来吗?可他一开始就吐了但还想还是没什么用啊!奈子这样想着,于是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小狐丸把奈子抱在怀里,脑袋搁在她的发顶上。“要是能把您和巧克力一样吞下去就好了。”

“这样您就不用做‘本命巧克力’送给‘巧克力君’了。”

“主人……放了很多心意在那份巧克力里啊……”

“不过都被我吃下去了哦。”

“小狐我也是有野性的。”

“小狐丸……”

“小狐丸……!”奈子被小狐丸摁在怀里,也挣脱不出去,看不到对方脸上是什么表情。泪水像失去了刹闸,汹涌的往外流。

她从来不知道小狐丸原来是这样想自己的。

如果是在寻常时候自己会怎么样呢?会害羞吗?会高兴吧。但是现在,奈子觉得自己要哭不出声了。

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喜欢小狐丸呢?奈子想自己应该是喜欢的,所以近侍才是小狐丸,奈子也已经习惯了每天小狐丸的陪伴。但是刀的人形付丧神怎么会和人产生恋爱呢?奈子一直不能明白。

反正才一年而已啊……奈子从来没有想过小狐丸会“死”的这件事。

怎么说,也是自己死在对方前头才是。奈子是这样以为的。

直到现在奈子才知道,假如自己失去了小狐丸的话,原来是这样撕裂的疼痛,以至于要说不出话来。

“才没有!没有‘本命巧克力’!那原本是要给我自己的……哇……”

“……我也,我也……”

“我也喜欢你啊……”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误会呢?奈子不明白,奈子被汹涌的悲伤淹没,大脑也不能好好运转。




到底过了多久了呢?奈子也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无底的黑暗。

奈子想要说,去找大家帮忙的,但是小狐丸抱住她没有让她走。

如果是最后的时间了,希望能就这样和主人一起静静得度过,小狐丸是这样说的。

奈子这时候也没有了主见,小狐丸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她便一边哭着,一边同小狐丸回忆以前相遇的事情,从第一次见面,到日常的梳理头发的事情都没有放过。

起先小狐丸还会回上一两句话,渐渐的他也不说话了。

奈子觉得自己简直要被等待可能死亡的恐惧淹没。

渐渐的。

奈子感到一直拍抚着自己背的手慢慢慢了下来。

奈子感到拍抚着自己背的手,不动了。

她的恐惧与悲痛达到了顶峰。

“小狐丸……?”

“小狐丸——!”

“小狐丸——————!!!”

奈子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也被击碎了。

















……

“抱歉……?请问这里是怎么了?”是烛台切的声音。因为前一天出阵受伤,所以昨晚他是在手入室过的夜。

烛台切看到厨房里小狐丸抱着主殿正坐在地上,而主殿正在大哭,他刚才就是被主殿尖锐的哭声弄醒了。

“……咳咳,烛、烛台切?!”奈子听到别人的声音,猛的吸一口气,因为刚才一直在哭的缘故,她有些呛到。她猛然起身扑向烛台切“烛台切——!小狐丸、小狐丸他!——”

……

“小狐丸殿下……怎么了?”

“小狐丸他、他吃了过量的巧克力!中毒了……要死了!……”奈子说着又哭了起来,她声音嘶哑着,话也说的颠三倒四的。

……

“哦呀哦呀……小狐丸吗?他怎么了?”这个是三日月的声音,三日月还穿着就寝穿的里衣,没有换常服,手里拿着一把刀。

“难怪说房间里没看到你……是在这里和奈子约会吗?哈哈哈……这可真是狼狈呐。”

“今天是‘情人节’吧……?现世的节日,是这样说的吧。居然就要到殉情了吗?……还真是不得了呐,哈哈哈哈哈哈。”

奈子原本在哭的,现在也楞住了,面颊上的泪水还在下巴上汇集成泪珠,一滴一滴往下滴,让她有点痒痒的。

因为停太急了,奈子现在还有点打嗝。

“啊……是三日月殿下,正好……”烛台切一脸搞不清情况的转向三日月,看到他手里拿的那把刀“这个……不正是小狐丸殿下的本体刀吗?”

“小狐丸殿下还是好好地……主殿说的'中毒了'、‘死了’是指……?”

奈子愣愣的看着三日月手里的刀,她一手抹掉脸上的泪水,睁大眼睛看,那确实是小狐丸的本体没错。

既然本体没有事那么……

“到也会因为中毒而死吗?哈哈哈……还真是奇妙呐……哎,这种时候好像不应该笑呢?”

……

“那小狐丸为什么会呕吐……”

“欸!那不是吾藏得油……唔唔唔……”是鸣狐的狐狸的声音,好像是被鸣狐把嘴巴捂住了。

因为方才奈子哭的声音太惨烈,于是其他人都被弄醒了,现在都聚集到声音的发源地厨房来了。

奈子好像灵光一现,脑海里闪过什么,但她没抓住。

奈子像上了发条一样缓缓地转回头去。

原本她以为死了的小狐丸还坐在那里,小狐丸的视线和奈子对上。

“嘛……抱歉。”小狐丸挠挠头发,他脸色还是不大好,但脸上挂的确实是带有一些歉意的讨好的笑。

奈子的大脑就这样卡壳了。

她卡着壳想起不久前自己抱着小狐丸都哭了写什么,当时就傻掉了。

“您的话我收到了。”小狐丸当然懂奈子在想什么,“小狐说过的话,不会收回的。”

小狐丸露出虎牙,仿佛飘起了樱花花瓣一样,有点得意洋洋的笑。他头上翘起的那两撮头发好像还动了动。

“你你你你……”奈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要冒烟了。

小狐丸站起来,也不管奈子的结巴,他直接把奈子公主抱起来,转了一圈。“来,和小狐我一起跳舞吧……”

“那个巧克力……您很想吃的话,”小狐丸凑近奈子耳边低语“那就……”

“唔——!”




……

厨房外的其他人。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一期哥,主人是在做什么呢?”

“……不要看!”

“确实今天可以大家一起来做巧克力呢……”

“鸣狐你干嘛捂吾的嘴!那是吾藏得油豆腐!”

“……你什么时候藏的。”

“上个礼拜!”

“……已经变质了吧!”

“唔唔唔唔唔——”

早晨的太阳终于升了起来。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银莲耳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