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杂食。
不善谈话。
谨慎(最好不要)关注。

主页内容有TR,凹凸。
(文字禁止任何个人转载)
推荐什么都有。
考研期。
不事生产。


欢迎私信/红心/推荐/评论,
欢迎找我玩,
但关注就算了(吃口杂+CP左右不分有时又拆又逆,最近新的兴趣是“嘉→丹”。自助避雷吧)

(以及为我按下的一切红心/推荐追加自语:感谢太太,太太我喜欢您。)

她和她与他和他(三)

-にっかり青江x女审神者

-【穿越为人企划】这是滔天的爱意以及全部的神力所引发的奇迹

-练笔向

-前文链接:

她和她与他和他(一)

她和她与他和他(二)

---------------------------------------------


青江整日里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对成绩不甚在意,也没听说他有什么补习要去,他总是出了学校就没有音讯,在学校里也不见他与其他人交集。松子倒是和青江来往,两人混迹在一群临近毕业的三年级生里,倒是也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青江说话依然总是不老实,普普通通的话偏爱说的带有些挑逗的意思,似乎那样才有趣;举止也是,常给人些暧昧不明的信号,但平日里偶尔会发生些肢体上的触碰,他又躲闪的比谁都敏捷。

若即若离,总叫人搞不明白。

“你这样不行的。”松子只能木着一张脸告诫他,当中乞求的意味和劝解的意味到底各占几何松子自己也不知道。可青江还是不以为忤,扬着一双桃花眼,不知道把话听进去了没有。

松子有时候思忖自己是不是有点喜欢青江。毕竟有这么一个男孩子,长得也不坏,性格也不太坏,又格外关注自己,虽然他为何要关注自己的理由任然不得而知,但这种环境下要生出一些喜欢的情绪是很容易的。

可是就是青江那不老实的舌头和嘴巴。松子类似轻佻的话听多了,有时候也生出一些试探想要相信的想法。少女常总是把事情往复杂的方向猜想,可是对方一转身就把话锋磨平过去,好像之前抛出橄榄枝的不是自己,时间久了松子也不再敢信他,而是以为自己遭到了戏弄,觉得有些难堪。

可就是戏弄与难堪,这还是只在松子自己心底偶尔翻起来的泥,只翻起来的时候混沌一把,不触动就慢慢沉淀下去,不惊起一朵水花。

上午公布了模拟考的成绩。这一次的分数,青江倒是比松子还要更好一些了。松子则没什么变化,不好也不坏,还是堪堪挂在中游,不起眼的水平。

今天放学之后就有一天休假。松子已经被安排了补习班,所以对于假期提不起什么兴趣,倒是青江显得颇为振奋,以至于中午同松子开的玩笑也比往常要过分些。

“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嗯哼?在想什么……?”

一双筷子在松子眼前晃了晃,然后自来熟的夹走了松子盒子里的煎蛋卷。

“啊抱歉……”

“……青江!”

青江一口把蛋卷吞下去,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松子,没有一点要反省的意思,似乎反而拭目以待她的反应。

松子涨红了脸,最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生气好像就真中人下怀,一旦想明白这一点,她就生不出脾气来了。

“……好吧……好吧”松子一副认命了的样子,把自己便当里的食物飞快塞进嘴里,以免其遭他人毒手。

青江目的没有得逞,道是也不在意。他就好整以暇的看着松子吃东西,还把自己没怎么动过的那份便当推过去。

“明天,有什么安排吗?”青江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松子眼皮也没有抬回答道:“当然是去补习。”她似乎很奇怪青江为什么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回答完还专门抬眼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事吗?”

青江不经意间就与这双清浅又略带一点困惑的眼睛相撞。这双眼睛圆圆的,是这样的一览无余,诚实的反馈出它的主人此刻空白干净的脑内世界。

她原来也会有这样孩子气的样子,傻不愣登的,不过眼睛倒是真的很大啊……

青江忽然就又想逗弄她了,所以他身体前倾,倾拉近到自己和松子的鼻尖看看要碰到的距离:“当然是想约你,只.有.两.个.人的特别限定time。”

……

松子的脸肉眼可见的又逐渐变成了粉红色,像放进热水里很快被煮熟的虾。

青江很快就好整以暇的坐回去,松子要推开的手落了个空。

“因为想和你更密切一点啊~”青江这样说道,笑得却好像很无辜。

“……”松子偏过脸,好像呛到水一样的大声咳嗽,好要将那无言以对的尴尬都和唾沫星子一起咳出去,她想自己肯定又被戏弄了。

“太、太过分了……”松子很坚持的,一直别着脸不看青江,即使同他说话也仍把脸朝向其他方向,她边说着,还边愤愤的用手背用力擦鼻尖,虽然刚才两个人并没有真正碰上。

青江不曾预料松子的反应这么大,可他也拉不下脸去为这样的事道歉,只好仍旧笑,笑的吊儿郎当。

好在只再下一秒,午休就结束了,铃响了起来。

第二天,松子原应该是要去上补习班的。

不过她最后还是没有去成。

不过当时为什么那么轻易的放弃了补习,有了擅自逃课的胆量,而且手边的背包里只有上课用的资料书和一把零钱,什么都没准备,但还是轻易的说走就走了呢。松子也想不明白。

松子是在公交站台被青江拦下来的。现在季节已经进入深秋,松子出门也必须要围上围巾,但青江还是只穿一件衬衫加薄薄的风衣外套。青江应该是一早就在那里等她,松子到车站的时候青江已经在那里,远远地看到松子过来,就朝她挥手吹口哨。

松子一走近,还不及她发问,青江就抢先把目的说出来。

他扬起手里的两张票,是最近正在举办的特别展览的通票,地点是在京都,包括上次松子想去但没能成行的项目此次也在列。

“票准备好了,行程也准备好了。走不走?”青江吹一声口哨,挑起眉毛。

“……”

这种显而易见的挑衅我才不会……松子脑海里这样想,可身体的反应却更加直接和真实:“……走!”

青江马上就颇为赞赏的。可能是因为高兴,他直接抓住了松子的手腕。松子自被抓住时就一僵,但对方反应完没有异常,所以松子也不敢把自己不寻常的紧张贸然表现出来,可她被抓着手腕的那只手拳头还是攒起来,手心汗津津的。

随后两人就上了另一班公车,等车期间青江一直抓着松子,直到上了公交青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在做什么,他一意识到就像触电一样松开手,松开之后再想要握回去,却怎么也动不了。他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玩味。

“我们这样……真像是要去私奔啊。”

松子尚还处于冒险精神没有消退的阶段,内心世界光怪陆离,看什么都新鲜。

她刚才注意力还在听公交播报的系统音,只感到青江抓自己的手松开了,自己就松一口气,但并没有听见青江说了什么。她微微仰头看着右边青江问:“什么?”兴奋使得松子面颊显现健康的玫瑰红,也给予了她某种勇气,使她睁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青江笑。

“……”

青江失笑。

公交车一个急停,惯性使得两人都往右倒,松子没有站稳直接撞到了青江身上,青江捞了一把,直到松子站稳。青江摩挲自己左手的指腹和手心,觉得手心有些痒。方才搂住女孩子的触觉尚还在手上留存,软软的,也很暖和。

美智子触碰起来是什么感觉,青江下意识的想在两人之间做出比较,但他却发觉自己想不起美智子触碰起来是什么感觉。

到现在,美智子仿佛成了一个遥远的旧梦,像是旧时的老照片,总以为它应该是彩色的鲜艳的,可等翻出来才发现已经褪色了。

等一开头刚追来现世的劲头和愚勇过去,现在青江审视的回顾从开始到现在,他看不明白自己的这个审神者,她既是“她”也是“她”,但若是但审论现状的角度而言,他竟然觉得,就这样也不坏。

他以为自己是有点讨厌松子那样的人,所以他才会抓着美智子的影子不放,非要把她们区分开来。但现在她们在他脑海里留下来的印象竟也日渐模糊,当再要说起“审神者”这个词汇的时候,他脑海中浮现的影像,就已经是松子的剪影了。

所以他专门去查了展览的消息,制定了路线几乎,弄了门票。他对于现在的“审神者”很多都还不知晓,但他知道他之前想要去但却没能成行的事,也有兴趣,知道关于她现在的,更多一点事情。

两个人都没有搭新干线去过京都,但这样反而使两人获得了一种共同冒险的新鲜感。

当周围的一切都陌生,于是什么唯有的那一个相识的人,就反衬的格外宝贵与亲近。

在车上的时候,既然有两个人,尤其还是相识的人,那么肯定就不能干坐着相顾无言。青江原本就有好奇,自然就先开口:“松子很喜欢古老的东西吗?”

“很喜欢啊。”松子回答的时候还有点腼腆,她不常和非同好的人谈起自己的兴趣。

“……有很多,有意思的人和事件。”

“兵法和谋略很奇妙……姬君的故事有的也让人动容,还有英雄的豪快也让人振奋”

“建筑和装饰也好,绘画也好,尤其是服装!也都非常的美丽……”

慢慢说顺溜之后,松子就有了些滔滔不绝的气势,和她往常在学校的样子也不一样,显得胸有成竹,荣光换发,好像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明亮的光芒。

青江一边应和着表示自己在认真倾听,引导松子继续讲下去,一边他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睛,似乎是不能适应。“可当中,可也有很多糟糕的家伙吧。”青江笑一声,莫名的带着一点恶意这样开口。

“有的啊~肆意的挥刀,轻易的砍杀,说不定连无辜的幼童也不放过。这样的人也是有的吧。”

“历史啊~可也是战争与厮杀一起的残酷物语哦。现在的人,永远都不可能懂吧。”

“……”松子似乎有点愕然,大约是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说法,她没有马上反驳,而是考虑了几秒才斟酌的发表自己的看法,“残酷和血腥也是避免不了得事情,什么样的人,在各个时代大概……大概都有吧,但这掩盖不了,还是有很多让人着迷的瑰丽事物的事实。”

松子末尾捎上的话,吞吞吐吐的:“……不过有点意外呢。”

“意外?”

“是,意外。没想到青江也是会说出这样深沉话的人啊。毕竟一直……”后面的话松子就消音了,不过青江不用问大约也能明白,不会是什么褒扬的话,虽然不爽,但是他也只是笑的一脸微妙的哼哼两声。

“这样就意外的话,说明松子一点都不了解我啊~我可是希望,把我‘全部’都展现给你看哦。”

松子忍着笑,觉得又害羞又好笑,“我哪里有说错啦,青江不也和我一样是‘现在’的人吗,那你怎么就懂了啊。”

青江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瞬,不过这个一瞬非常短,所以哪怕是松子也没有发现它。

“可不要从我的身边走丢哦?”

“……才不会。”松子咯咯笑,因为在外面玩,所以她难得的活泼。

两人一起去看了展览。

看展览的途中,松子意外刷新了对羽柴青江的认知。

他似乎总知道很多从没听过的细节,而且态度非常肯定,松子起初是将信将疑,但是青江对既已经论证的事件都说的准确。

松子就大概相信他是真的知道了。

大概也是家里有特别的藏书资料吧。松子飞快就给自己找到了理由。

松子觉得很高兴,因为找到了一个谈得来的伴,她觉得自己要比之前还更喜欢青江一点,但就是思及青江若即若离的态度,有点说不上的自卑与惋惜。

就是轻佻这一点太不好啦……

……不过,除了这一点意外,倒是找不到有哪里不好,还真是哪里都好。松子在内心深处自己算着小九九,但一点也都不敢在外面显露出来。

比起松子的接受速度,青江可能要更加意外一些。大概是原本也从没有设想说:松子作为一个现世的人类,会特别去钻研这些古老到要发霉的旧事物……

冥冥中青江仿佛抓到了点什么,关于系在松子与美智子之间的那条看不见的红线。

直到暮色四合之时,两人才匆匆动身回去,要赶回去的列车。

之前出来的时候还磨蹭了一会儿,所以现在两人必须跑着去车站,怕错过晚班的巴士,然后再错过回去的列车。怕错过会像一连串推倒的多米诺骨牌。

松子其实还有些依依不舍。原本维持日常感觉还并不难,但是当从“日常”中逃脱以后,想要再威逼自己回去、再度套上镣铐,就显得格外困难。

松子跑了一路,到路口的时候实在跑不动了,她撑着膝盖喘气,蹲下来,古典的风物正从她身后往后铺陈开来。

现在京都的枫叶正是最好的观赏时候,和天边的赤色晚霞连成了一片,仿佛正在无声无息燃烧的火焰,古典的寺庙与木质建筑,都被成片的冷的红色火焰淹没。

青江站在前她半步的地方等她,松子蓦然生出想要就此留下不再回去的想法。但是不回去也是不行的,今天的偷跑大概父母也想不到吧……顶多会想到我逃了补习班,说不定在哪里游逛,但绝对想不到我跑到京都来了……松子想。

松子擦擦汗,一边喘气,再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片燃烧的赤红色,然后搭上了身边青江伸过来的手,借力站起来。“走吧,还来得及吗?”

青江的手在暮时的晚风里冰凉的让松子打了一个哆嗦,她把他的手抓的更紧了一点,大概是想要捂热它。

“不想回去了?”青江的声音听起来还是轻飘飘的,没由来的让松子想到盘卷在石板上头青色蟒蛇的意象。

她不大好意思的承认,“……有点。但是必须回去了。”

青江最觉得她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有趣,自己的审神者就是在这样识时务的方面讨人喜欢,而且能显得可爱。

所以他话语也带上了点笑“不愿意同我私奔,要回去了?……那下次再一起来吧。”

“你要是想来的话。”

“好啊。”松子心里一下子就高兴了些,哪怕现在马上就要回去不喜欢的事情里。但有了约定的对象,也有了约定,那好像就有了一个盼头,昏暗的世界忽然间就豁然开朗。

好像自己的心情从此也可以十分坦然。所以她没有一点犹豫,话就很流畅的脱口而出:“不过下次青江君可要穿的厚一点,你的手都是冰凉的啦。”

青江应声打了个喷嚏,松子好像自己的话正得到了印证,有些小小的自得,她一边把自己的围巾解下,递给了青江,“现在已经深秋了,夏天已经过去咯……冬天快要开始了。”

新的冬天要开始了。

新的新年,也快要到来了。

青江发现自己自从变成彻底的人来到现世之后,也变得比从前更加的像一个“人”来,竟然也生出了恍若隔世之类的心情,也因为堪堪一年的岁月而生出感慨。

虽然说他现在本来确凿的就是“人”。

等回到今天开始的那个车站,天已经黑透了。

松子在回来的半路上就接到了家里打来的讯问电话,她一边被训一边向青江做苦笑的鬼脸,一边支支吾吾的同电话另一端假说自己去了友人家里一起温书。

青江提出说要送她到家,但被松子以距离很近现在也已经很晚为理由拒绝了。

“青江君家里也会担心的吧,虽然没有打过电话。”

“而且晚上很冷,青江君快点回去吧……方便的话要记得泡热水,然后喝点姜茶……”

“啊抱歉,好像一不小心就碎碎念说的太多了。”

“那么明天见~”松子一边往自己家的方向小跑,一边远远同青江挥手。

“要——记得——加衣服哦——”女孩子的声音随着夜风被送来,青江目送她到渐渐看不到了,意思意思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之后立马就又打了一个喷嚏。

……倒还是真的有点冷啊,人类的身体果然是敏感又脆弱。

青江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裹紧了一点,觉得更暖和一些之后,才慢悠悠的往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

明天大约是好天。






.

ps:地理方面实在不清楚,所以只是单方面想象写的,请当做架空吧。

评论
热度 ( 23 )

© 银莲耳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