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杂食。
不善谈话。
谨慎(最好不要)关注。

主页内容有TR,凹凸。
(文字禁止任何个人转载)
推荐什么都有。
考研期。
不事生产。


欢迎私信/红心/推荐/评论,
欢迎找我玩,
但关注就算了(吃口杂+CP左右不分有时又拆又逆,最近新的兴趣是“嘉→丹”。自助避雷吧)

(以及为我按下的一切红心/推荐追加自语:感谢太太,太太我喜欢您。)

恋爱问答

无根基关联的不明产物。

动笔的时候是想可以拿去给想写的压切婶相关用,可以做个前序之类的。

不过写着写着就飘了。感觉已经用不了,不过事情总是说不定。

先放着。

-----------------------------------------

我无法停止对他的感情,哪怕这份感情是暴烈的,愚钝的,不健全的。


我见过许多同样爱他的人,她们的爱,我不敢对比,唯恐相形见绌。


我做过我其实并不爱他的设想,我猜想我是不是只是恰好需要一个对象发泄恋爱的愿望,是不是只是我告诉自己“我爱他”所以导致了自我催眠。


爱是什么,是不是只是其实只是种种低概率因素汇集在一起,于是恰好形成的低概率事件,她原本不是那么真爱他,他原本也不是真那么为她死心塌地,不过恰好两人在正确的时机在一起了,于是互相夸大成分的戏言,相互印证,也无人故意反驳,于是就变成都相信,也就成了真的。


然后彼此珍视对方好的地方,两人间有联系的地方,而轻视那些不和谐的声音。总之不再去比较外界的事情,也不再去做是不是爱一个之外的人的设想,于是在这只两人往内部看的世界里,就是相爱了。


那我到底是爱不爱他呢?毕竟现在我所能知的,只有我对他口头的海枯石烂,这一半的部分。

我也不再执着于挖掘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对他的“真”不再有非要弄清楚的执着,这样说起来好像就一点也都不关心他,但我又有一种迷一样的勇气和信念,那就是无论他发生什么变化,经历多少时间,我都会接受 ,也依然保持和现在一样状况的爱他。


但这好像就是在许一张空头支票一样,有谁能证明未来的永远呢?没有。就好像我也无法给自己理由,好证明说“我给他的是‘真’的爱”一样。


我总是希望我给他的爱是“真”的。


我设想我不爱他,设想我爱的是另一个对我胃口的家伙。

我好像也能生出喜欢的情愫,不过这种喜欢要更理智也更平静,这种平静是:它哪怕生出“狂热”,也是我能叫它生就生,不生就不生的;我会为之感到遗憾,但不至于为之感到痛苦;我也不会不可抑制的渴求触摸他。


我时常会不可抑制的渴望触碰他,他的手,他的脸,他的脖颈,他的锁骨,以及他身体的其他一切地方。有时只要看到他就会渴望,而且这种渴望一旦生出来就很难停止,就使得我辗转,不能入眠。

这样说的话,好像我对他产生爱,又是基于肉体的欲望了。一想到对比其他人的云中华阁一般的高尚追求,我又不禁为我好像仅地表等级的爱,产生满是泥巴的羞愧了。



评论
热度 ( 3 )

© 银莲耳子 | Powered by LOFTER